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UFO事件

薛涌给中国龙下死刑通知的无知可笑

2018-07-10 09:10编辑:xjhtsjs.com人气:


2007年1月4日《南方周末》B15版刊登了署名薛涌的文章,题目是《“龙的传人”新解》。读后大跌眼镜———如果那篇文字仅是薛涌的个人宣言,倒也罢了,我愿意将其理解为,薛涌绝对拒绝做谢肇氵(生僻字)制所描述的龙的传人;或,薛涌愿意做谢肇氵制的传人。

但文中薛涌身份飘忽,忽而自称“我”,忽而自称“我们”。作为“我们”中的一员,我有话要说。

薛涌对龙的解读,几乎全部来自谢肇氵制在《五杂俎》中对龙的描述,所谓龙又贪婪,又性淫,极为粗暴又极为猥琐。薛涌强调,“(谢)一生治政,轻‘空谈’而重‘实践’,上面这些话,自然不是‘空谈’的游戏文字。”

薛涌似乎想告诉读者,谢从不语怪力乱神,所以龙确实是皇权强奸民意的象征。

我读过《五杂俎》。我认为那是一部正事歪理、怪力乱神全有的书。书名《五杂俎》,也正是作者对本书性质的自我判断———其书分五部:曰天、曰地、曰人、曰物、曰事,杂说之类也。

举例说吧,《五杂俎》记载,“魏时河间王子元家,雨中有小儿八九枚堕于庭前,长六七寸,自言‘家在河东南,为风所飘至此’。与之言,甚有所知。”又有“唐代州西有大槐树,震雷击之,中裂数丈,雷公为树所夹,狂吼弥日,众披靡不敢近。狄仁杰为都督,逼而问之,乃云:‘树有乖龙所由,令我逐之,落势不堪,为树所夹,若相救者,当厚报德。’仁杰乃命锯匠破树,方得出。夫雷公被树夹已异矣,能与人言,尤可怪也……”此类“杂说”不一而足。

薛文只提取有关龙的一小段,又以此猛夸谢肇氵制不是“空谈”,过了吧?

当然,用谢肇氵制的话作为立论基础也未尝不可,但何以能用此杂谈来框范龙这个如此具有历史性的关键词?

历史上龙的形象早就已经是立体的了。

龙有皇权威压的痕迹———龙是不可侵犯的;民间也早有哪吒和孙悟空戏龙乃至屠龙的故事———龙是受气包;

龙凤呈祥,龙飞凤舞,龙舟,舞龙———龙是吉祥幸福的象征……

龙不能代表皇权时,就已经走下神坛了。现在我们有必要攻其一点,不计其余吗?

薛涌之于谢肇氵制的运用,我称之为“钓鱼式”的文化评论。所谓“钓鱼式”的文化评论,简而言之,就是信手抛钩,钩上哪条算哪条,再以之断言整个池塘或大海。

薛涌本次钓上了《五杂俎》,就捧着这条鱼,以相当悲愤的样子指天发誓:龙是这个样子的喔,偶绝对不做龙的传人!

文章在强调了谢对龙的描述非“空谈”之后,紧接着说,“以这样的理念解读谢对龙的描述,就可以看出那是一段政治寓言”。

薛涌相当善于发现“空谈”和“政治寓言”的区别。想来,他的这篇文字也肯定不是“空谈”,而是“政治寓言”了?

退一步,就算谢肇氵制定义的龙是“正解”之一,是对龙的“政治面貌”的描述,可龙的“政治面貌”能代替龙的全部意涵吗?

诛龙还不算完,薛涌顺手又杀了麒麟,所用之刀还是谢肇氵制:“谢交待了龙对各种动物加以交合后生出的东西,其中包括麒麟、龙马这些在中国社会颇为尊贵的造物。这暗示着龙通过交合所创造的秩序,在谢的时代已经获得了合法性,乃至强奸的果实被广为尊奉。”

我只听说,龙、麒麟等都是中国“集美”思维方式的结果,是将诸种门类最好的功能赋予一身的结果。但麒麟被认为是强奸的果实,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。在薛涌的道德逻辑面前,我不由得替希腊古代神话担心起来,宙斯啊,那是一个弑父强奸无所不做的恶魔啊。再推演下去就不得了了,我不想攻击任何宗教信仰,尤其是一神论信仰。也许薛涌暗中有这类想法?

最后,薛涌“会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是孔子的后人,但绝对拒绝做龙的传人”。

一般情况下,对这种虽然无聊但很壮烈的宣言,我都会保持沉默。个人选择而已,就像找媳妇一样,我去支持或反对,都很别扭。

但考虑到薛涌认为“现在是否要让龙来代表中国,则是摆在所有中国人面前的一个选择”,那我也不妨提醒薛涌一句,孔子的后人是有家谱可查的,不是谁想做就可以做的。

最后响应薛涌的号召,我来谈谈我的“选择”。

我认为,看龙需要“过程”的眼光,平常的心态。

所谓过程的眼光,就是要将龙放置到历史演变的过程之中,并结合当今的主轴思潮来看待。比如解构与建构。

从解构而言,确实,目前似乎是解构的时代。但任何解构都有底线,那就是尊重客观,尊重历史,尊重人。所谓客观,就是要在解构这一思想解放的努力下,回归“本然”。比如作为中国形象的龙,实际上,支撑它的皇权话语已经瓦解,基底都没有了,也就无所谓皇权复兴的担忧了。

所谓平常的心态,大致说来,就是从正常的人情出发,以起码的知识为基础,以基本的理性为工具。

(来源:探索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xjhtsj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